钓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钓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校园七大不思议之女厕鬼影-【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38:20 阅读: 来源:钓箱厂家

XX大学位于繁华热闹的S市区中心,任职的导师及就读的学生素质都非常的高,是所远近驰名、各个家长都盼望自己的孩子能进入就读的一所高等学府。这所大学面积非常的庞大,不说最近修建的新校舍,单就旧校舍而言,如果不是非常熟悉路线是会迷路的,说是失踪也不为过。在每个学校里,相信都会有传言鬼故事流出,可信任成分由各人判断。不例外的,这所大学也有着流传已久的鬼故事,而是不是真的是故事,那就不得而知了,或许是真实的,谁晓得呢?

这所大学里,流传着七大不可思议的鬼故事件,都是极久就流传下来的。新生几乎都是从学长或学姐那儿听说,而教师们都闭口不提此事,更下令若是有学生故弄玄虚,搞得人心惶惶就勒令退学。虽然警告已下,仍不能熄灭学生们的好奇心,茶余饭后的话题几乎都离不开鬼故事。而传言七大不思议事件当中,旧校舍顶楼1号女厕间就是第一事件地点---

一、惊魂约会

大二教室里,四个感情要好的姐妹围在一起讨论着某事。朋里甜丝丝的说:“你们知道吗?学长向我告白耶!”小慧鄙视的说:“切~不会是你去跟人家告白吧?少臭美了,你有哪部分是可以吸引到人的?”小左附和道:“是啊是啊!论样貌你不及小艾,论智慧你不及我,论身材嘛…小慧比你来得波涛汹涌呢!”朋里生气反驳:“随便你们怎么说,我跟学长确实是有约好了见面,至于发展如何,到时你们就知道了!”我这时开口:“约好了?你们约在哪里啊?”朋里古里古怪的眼神转了转,小声道:“旧校舍顶楼。”我和小慧、小左深吸口气:“你们傻了吧?难道你不知道那里没人吗?”朋里道:“就是贪没人啊!约会本来就二人世界,多人就不好玩了。”我欲阻止朋里的同时,上课铃钟响起,我也就只好作罢。

旧校舍顶楼已荒废了很久,至少我知道没人在那里有活动过,要是约会而言,那里确实是个好地方。我会想阻止朋里的原因,不是反对她恋爱,而是传言那里的唯一女厕频频闹鬼,我不懂是否属实,只是不想朋里有危险。放学后,我拉着朋里问道:“你可以不要去旧校舍顶楼吗?”朋里像是预料到了我会这样说,道:“我知道你顾虑什么,我不觉得会有什么事,况且也不是我一个人啊,对不对?你也想我有自己的幸福的是不是?”我不擅长反驳,皱着眉望着她。她轻拥了我道:“好啦,别这样了。倒是你跟那男生怎样了?在一起了吗?”说完笑了起来。我知道她说的男生是谁,便道:“什么怎么样,还不是普通朋友…你也在同一个教室,还要我说什么?”朋里笑嘻嘻的道:“普通朋友?我看是男女朋友吧…嘿嘿。”我无力吐槽,只好装作无奈。这时朋里的手机响了,看来是她口中说的学长找她了,我不便打扰,便返回宿舍。途中,我隐隐感觉到不好的预感从心中涌出。

朋里此刻在大三教室内,等待着她心爱的学长一起前去约会。已是黄昏时分的校园内,彷佛即将被夜晚所催眠,渐渐寂静了下来。办公室里只有几个当夜班的教师,守卫室内的守卫此刻正睡得酣甜,只有宿舍大楼才显得稍微热闹了些。他们两人越过修建中的新校舍,来到了在夜晚中看起来仿佛从睡眠中甦醒的旧校舍,显得格外诡异。他们手牵着手放低脚步走上了阶梯,旧校舍内的灯光暗淡,仅依靠着老旧橙黄色灯光来看清前方。他们往右拐,上了通往顶楼的楼梯。一路上,他们沉浸在幸福中,丝毫不觉得在无人的诺大建筑里是多么的不自在。朋里紧揽着学长的手臂,生怕一不小心就弄丢了他,学长也给予她一个深情的目光。“朋里!”一声幽幽的声音传进了朋里耳里,她停止脚步望着学长,道:“你有听到声音吗?”学长道:“声音?没有啊。会不会是你听错了?”朋里往身后望了一眼,只有在暗淡的灯光里显得残旧的楼梯。

朋里不再去想,便拉着学长往上走。朋里在楼梯转角处眼角似乎瞟到有黑影在角落处,她不敢望去,加快脚步走了上去。她心里告诉自己是自己太敏感了,却不曾料到她不是敏感,而是真的有一个长发遮掩着脸的黑影在看着她。他们上到了顶楼,空气异常的流畅,原来是窗户都被打开了。他们走过了女厕,来到了空置的教室里享受二人世界。学长环抱着朋里,努力的吸吮着朋里甘香的舌尖,朋里被学长的攻势给弄得喘不过气,频频发出销魂的呻吟。他们不顾周围环境因素的考虑,径自放肆的享受人类原始的欲望行为。她听到了教室内一阵的窃笑声。朋里顿时瞳孔放大了起来,嚷着学长道:“学长,先…先出来吧。”学长万般不甘,也无可奈何的听了朋里的话,并问道:“怎么了吗?这般破坏气氛。”朋里便向学长道:“我怀疑这附近有人!”学长不禁苦笑:“别闹了朋里!这怎么可能呢?你又听到了什么?”朋里急了:“我还真听到了笑声!”学长还未答话,突然女厕间的门缓缓的“唧—呀”开了起来,厕内的灯兀自亮起,他们俩感到鸡皮疙瘩,紧靠在一起。

学长牵着朋里慢慢走向女厕,并鼓起勇气大声询问:“请问里面有人吗?”朋里望了学长一眼,向学长暗示进去看个究竟,或许有人在恶作剧。他们进了女厕里,正四处观望时,窃笑声再次传来,朋里吓得缩进学长怀里,急哭了起来。学长像是也听到了,道:“朋里,别怕!一定有人在恶作剧我们!”学长大胆的撞开每间厕门,随后向朋里道:“没事了,一个人都没有,我们走吧。”朋里点头答应并牵紧学长的手。他们欲离开的同时,一阵冷风袭来,他们吓得往左望去,原来厕所窗口正打开着。他们走去想把窗给关上的同时,三间厕门“砰砰砰”的相继开起又关上,重复不定。他们此时已直冒冷汗,接下来更令他们直接魂飞魄散!灯光随即闪烁不定起来,最尾端厕门此时伸出一个披头散发、血丝的双眼、脸色苍白及脸部布满血迹的人头看着他们,他们吓得还未回神之际,厕门转角处一个身着血红色长裙,四肢似无力状态且无人头的人体以不规律的行动向他们缓缓走来!他们本能的往后跑,却忘了身后是窗口,不留神之余兼无借力的情况下,伴随着尖叫声从顶楼上落了下去…

二、荒废女厕

“啊!!!”响彻校园的尖叫声把我给唤醒,连同小慧及小左一起去看发生了什么事。到了人群拥挤的地点,我才注意到是旧校舍,心中不安的感觉再次袭来。我顺势挤进了人群里,发现两个人躺在血泊中,其中一人更是朋里!我忘了我那时候是什么感觉,只知道坐地痛哭,小慧及小左也抱着我哭了起来。我不愿相信朋里死去,直到她们两人也接受了事实。这时,晨辉过来安慰我:“艾,别难过了,对身体不好。”我看着他不禁又哭了起来,伏在他肩上以求个依靠。晨辉对我说:“艾,他们怎么会去旧校舍那里?校方不是不允许未经过同意下私自去的吗?”我告诉他一切经过,他皱眉道:“难道传言是真的吗?”我不答话。他问我:“你知道旧校舍顶楼女厕闹鬼的原因吗?”我摇头不语。他拉着我,对我说道:“去问老师吧,他们一定知道!走吧!”发生坠楼事件后,校方立即快速处理尸体并封锁消息,命令学生一概不准胡乱散播不实谣言。

我看着拉着我的晨辉,心里觉得很踏实。我不知道是不是想太多,我觉得他是喜欢我的,当然我对他也是有感觉。到了办公室,我们找了班导,要求知道关于旧校舍顶楼的事情。班导经不起我们的纠缠,便答应我们的要求。我看着晨辉,点了点头,表示由他先开口。晨辉问道:“旧校舍顶楼是不是荒废很久了?”班导顿了一顿,才徐徐的道:“唉,其实对你们来说,不知道总好过知道。学校有那么多的传言,难不成每个都要打破沙锅问到底?”我这时说道:“就是因为传言有可能成为真实的情况下,我们有必要知道!”晨辉把手按着我的手,要我不要太激动。班导看了我们俩,道:“新校舍还未修建起来时,旧校舍大楼本来有在使用。你们现在使用的教室大楼也是旧校舍的一部分,但并不属于旧校舍主要的楼层,而之所以旧校舍会停用,还是要追溯到好些年前…”

性子急的我道:“老师,请长话短说。”晨辉在旁并不答话,似乎同意我的说法。班导愣了一会,才道:“以前在学校里有对情侣,是大四的学生。他们是当时的校花校草,深得大众学生们的祝福。”班导说到这里,说了句题外话:“乍看之下,你们两个也蛮登对的。”我没好气:“老师!”晨辉噗嗤笑了起来。班导续道:“就在大家都看好他们毕业后能共结连理时,没想到出事了。”我道:“分手了?”班导点头:“可以这样说,就在当时的旧校舍顶楼那里激烈的吵了起来,男的提出分手,说是因为彼此不适合在一起,女的坚持不肯而重重的甩了他一巴掌。男的发怒起来,疯狂似的掐紧女的颈部,女的使力反抗逼使男的以更大的力气去掐她,在女的几乎要断气的那刻,男的竟拿着刀捅向女的心脏部位,势必让女的置于死地,之后在女厕将女的头颅砍了下来才罢休。”晨辉小声的惊呼,我则问道:“那个男的最后怎么样了?”班导接话:“之后那个男的在送往警局途中咬舌自尽了。”我们互望一眼,跟班导道别后,返回宿舍。

一路上,我们默默无语。还是晨辉先开口道:“小艾。”我看着他:“嗯?”他支支吾吾的道:“没什么,你早点休息吧,别想太多。”我反问:“你是有话不敢告诉我吗?”他把目光投向别处,并不回答。我道:“我有那么难看吗?你看个墙也不看我?”他急忙道:“不是…不是这样的。”我笑道:“好啦,你也早点休息,回去吧。”他点头笑了笑,转身离去。他未曾注意到,我一直望着他的背影开心的笑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回到宿舍,小慧及小左明显情绪低落,我握紧她们的手安慰道:“我相信朋里也不想看到我们这样,我们要振作起来,开开心心的,好吗?”随后拥抱着她们,我感觉到我胸口湿湿的,我也忍不住流下了热泪。

深夜的旧校舍顶楼女厕内,天花板上被黝黑长发所缠绕覆盖着,伴随着阵阵的窃笑声,厕门缓缓的关上,在门关上的隙缝中露出一颗被长发披散遮掩的血丝瞳孔眼珠…

勇者传说2暗黑崛起九游版

天命传奇下载

开心水族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