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钓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60山寨机退市关口中小厂商瞅准严打空间

发布时间:2020-02-14 05:09:59 阅读: 来源:钓箱厂家

7月5日,深圳华强北明通数码城,人头攒动景象不再。

在一层的各大手机销售档口,稀落地摆放着金鹏、中天等国产二线品牌机。不过,一度占据明通数码城销售主力的“高仿机”,则已难觅踪影。

“诺基亚N73,售价1300元。”在其间一档口,一张尚未撕去的标签,依旧清晰可见,但柜台上已没有样机,只留下一道清辨的手机轮廓状的灰迹——知情者告诉记者,半个月之前,这里摆放的是诺基亚N73的“高仿机”。

深圳严打山寨机

记者转遍明通数码城这个“知名”的山寨机集散地,发现类似的情形屡入眼帘。不仅是“高仿机”,曾经随处可见的翻新机、水货手机、杂牌机,此时都难觅其踪。

这一切的转变,源自半个多月前深圳有关方面针对“山寨手机”的又一次大规模整治。央视有关深圳“山寨机”泛滥的报道,让这个业内并不新鲜的话题,被再一次推至风口浪尖。

“这次针对山寨机的严打活动,其力度为历来罕见。”7月3日,在华强北从事了8年手机生意的一位经销商对记者表示,而“高仿机”则是此次打击的重点。

有消息称,仅6月11日整治行动开始当天,深圳福田工商分局经检科执法人员就端掉2个特大制售假冒手机窝点和1个藏假窝点,查获假冒“诺基亚”、“西门子”、“摩托罗拉”及其他杂牌手机5991部,各类手机配件23800件,制假工具一批,案值300万元。

“最近时常听到有山寨机厂被端掉的消息,有点人心惶惶。”上述手机经销商向记者表示,一些聚集在华强北、天安数码城内的山寨机公司,已部分遭到工商部门的查封,“XX广场的山寨机老板已经转到宾馆去办公”。

但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打黑”行动,更多的山寨机厂商则表现得不以为然。

一位深圳手机界资深人士对记者表示:“严打行动‘治标不治本’,市场需求依然存在,山寨机还会抬头。”

事实上,7月5日当天,在明通数码城附近的远望数码城,记者清楚地看到,尽管鲜见“高仿机”的痕迹,但是水货机、翻新机已开始有售。

当记者假扮成内地进货商,询问一档口老板,是否有XX品牌的“高仿机”时,对方表示,肯定有货,但最近风声比较紧,希望能再等一段时间,“但不会等太久”。

单机利润大幅下降

“此次‘严打’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延长一些小型山寨机企业的寿命。”有手机业内人士认为,山寨机其实有自己的市场竞争规则,随着市场的发展,一些中小型山寨机厂商本已面临市场淘汰的命运,但“严打”则让他们在事实上找到了留出来的市场空间。

“事实上,早在今年年初,就有60%到70%的山寨机厂商退出了这个市场。”7月3日晚,在华强北的一家咖啡厅,一位历练多年的山寨机人士陈强(化名)告诉记者,究其原因,“价格拼杀得太厉害了,风险太大,赚不了什么钱”。

据记者了解,相比几年前山寨机在高峰期单机高达百元以上的利润相比,目前单机利润普遍下滑至30元到50元。

“今年以来,利润下滑更是厉害,有的山寨机厂商甚至10元的利润也做。”陈强说。

除了山寨机厂商在价格方面的恶性拼杀外,利润下滑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原材料和人力成本的持续上涨。

据了解,目前一款普通机型的开模费从20万元到50万元不等,再加上各种采购费用和人力成本,生产一款手机的成本至少在300万元到500万元之间。按照目前市场上,一款手机300元到500元的“出厂价”计算,1万部的出货量便成为山寨机厂商的保本量。

“现在单款机型1万部的出货量,是圈内的生死线。因此,一般低于1万部的订单,我们不接。”陈强说。

但市场却在不经意间悄然生变。陈强说:“从今年年初开始,深圳不少山寨机厂家反映出货量开始放缓。”

“随着越来越多的新进者涌入山寨机市场,山寨机的产能已成饱和态势。”陈强表示。据其分析,原因在于,与几年前总共才几百家山寨机厂商规模相比,目前遍布深圳的山寨机厂已不下千家。

深圳某手机行业组织的内部人士对记者估算,今年全年山寨机的出货量可能超过2.2亿部,“除了出口海外的手机外,流入内地市场的山寨机也接近1亿部”。而来自易观国际的调查显示,2007年全年国内手机市场销量也就1.4亿部。

另外,今年以来,国内的整体手机销售也已呈现出放缓的行业性态势。7月6日,某国产手机经销商告诉记者,相比往年约为30%的销售增长率,今年的增长率还不到10%。

“手机销售的行业性滞胀,也传导到了山寨机市场。”陈强说。

重重压力之下,山寨机厂商的接单方式也被迫应变。“以前我们是先接订单再生产,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先做出来再说。”陈解释称,现在手机的更新换代极快,“时不我待啊”。

由此,亏损的风险也与日俱增。陈强告诉记者:“今年以来,不少渠道匮乏的山寨机厂商,一款手机的出货量也就6000部到8000部,由此造成的后果是一款手机的亏损额甚至高达百万元。”

窘境之下,不少山寨机厂商面临市场“大浪淘沙”的优胜劣汰式选择。在此背景之下,除了有着相对固定销售渠道的山寨机厂商得以生存外,更多的小型山寨机厂商选择黯然离场。

有山寨机业内人士表示,突如其来的这场“严打风暴”,却有可能在不经意间给这些萌生去意的山寨机商们带来一线“生机”。

支撑上述观点的逻辑是,由于集中严打,可以遇见在未来不久,山寨机会出现一个阶段性的货源紧张,而首当其冲遭到打击的多为一些有一定规模的山寨机厂商,“比较显眼”,而中小山寨机厂商则由于“灵活”而有可能很快转移。

“而与之相应的市场需求,却没有萎缩的迹象和理由。”陈强认为,那些原本面临淘汰命运的中小规模山寨机厂商,可能会在这次严打之后反弹,“出货量可能会有一个爆发性增长”。

山寨机价值争议

有熟悉山寨机市场的人士认为,“历史总是遵循这样的规律——每一次严打过后,山寨机都会出现一个反弹势头”。

不止于此,更深层次的背景还有来自不同渠道资金的推波助澜。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多位在华强北从事手机生意的受访者向记者透露,随着A股和楼市的低迷,不少的海外“热钱”开始涌入中国的山寨机市场。

“只要你有着良好的渠道,想找个500万元到1000万元的资金启动一款手机项目,很容易。”业内人士说。

陈强也认为,无论是从市场需求,还是资金支持来看,山寨机想要卷土重来可谓轻而易举。

“事实上,这次严打受到冲击最大的,应该是那些规模较大的山寨机厂商。”上述知情者向记者透露,由于出货量较大,“目标明显”,他们在此次严打颇伤元气。

“引导‘山寨机’走出‘山寨’,应更多的遵循市场规律,而非单一的行政手段。”有分析人士认为。

事实上,知名电信业专家阚凯力日前就曾对外表示,山寨机的出现是中国手机产业的一大创新,是对手机产业链的一项重大革命。

阚凯力认为,应该对现在所谓的山寨机加以区分,其中,除了对属于走私的黑手机,以及那些形成知识产权侵权的高仿机应明确予以打击外,正确看待那些“利用了像联发科或者展讯的手机芯片套装来迅速地反映了市场消费者的需求,以最快的速度做出了很多物美价廉的手机,受到消费者热烈欢迎”的手机。

“山寨机的成本优势和出货的快速,使其在市场上颇具竞争力。”陈强举例说,一款山寨机从设计、开模、采购、组装到出货只需45天。而正规厂商仅一个入网检测就需要一个半月,出货最快也要在两个月以上。

事实上,由于大量采用联发科等的芯片,一些山寨机在手机质量上与所谓的品牌厂商差异并不大。“甚至部分品牌手机,都愿意跟山寨机厂商合作。”陈强说。

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不少国产二线品牌手机,都与深圳的一些山寨机厂商有合作,由后者为其做贴牌或代工。分析人士认为,这也从一定程度上体现出所谓的山寨机在中国手机产业链中所具有的一定价值。

深圳市手机行业协会副秘书长苏杰亦认为,对待“山寨机”产业,除了遵循相应的规章政策监管外,应站在手机产业全局的角度来考量。

代理记账

深圳注册公司商标

代理记账的整套流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