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钓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差一步花好月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8:58 阅读: 来源:钓箱厂家

上个月,钱海的隔壁搬来一位新邻居。

新邻居是位美人,明眸大眼,唇红齿白。说话柔声细语,宛如江南画卷里走出的女子一般。

见到她的第一眼,钱海就有些心动。单身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一个女子让钱海有了想恋爱的冲动。

那天,女子的所有行李都是钱海吭哧吭哧搬上楼的。虽说很吃力,可钱海的心里像抹了蜜一样甜。搬家结束后,女子用温柔甜美的声音对钱海说,谢谢你啊!以后就叫我碧柔吧!那声音让钱海的骨头都酥了。

钱海变得无比主动起来,有事没事就往碧柔那里跑。怕碧柔孤单,便带着碧柔满小区认识朋友找乐子。没过几天,碧柔就熟悉小区的一切了。

小区里的大部分居民都是有钱有闲的人,钱海也是,他自己经营的小公司已经上了轨道。他只要每周出现一次,打理一些文件就可以了。

钱海今年三十四岁了,按说已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可就是因为有俩闲钱儿,所以他一直没敢轻易结婚,他怕肯嫁给他的女人看上的是他的钱。

碧柔则不同,她有能力自己买下这栋房子,说明她经济实力不俗。如果他们可以走到一起,那以后的日子将会锦上添花。

好女人,尤其是碧柔这种美丽又温柔的女人,总是让很多男人垂涎的。钱海很快发现,小区里的另一个男人也在对碧柔献殷勤。

碧柔只要一出门,那个叫阿宝的男人就会尾随上去。追问碧柔想要去哪里,然后指着车库里的跑车,有些炫耀地说,我可以送你去。

说话时他顺势搂—下碧柔的肩膀,碧柔没有回应他的殷勤,还打掉了他那只无赖的手。

阿宝似乎并不死心,反而开始上门寻找机会。

钱海很气愤,可是毫无办法,毕竟他不是她的谁,没有资格干预任何男人追求她。

让钱海失望的是,碧柔给阿宝开了门,还邀请他进去坐。钱海在这边的猫眼里看得鼻孔冒烟,碧柔关上门的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裂开了。

钱海还在沮丧,那边的门又开了,传来了碧柔骂骂咧咧的声音。

阿宝被碧柔推到了门外,碧柔的衣衫不整,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刚才发生了什么。阿宝还在门口纠缠,钱海开门走了出来。看到有人,阿宝怏怏地走了。

钱海开始变得热情。对于钱海的主动,碧柔没有抗拒,也没有特别高兴,始终是一种淡淡的态度。碧柔这样的表现,让钱海有些急。

钱海开始变得用心,此时正是石榴上市的季节。钱海买来石榴,洗净手,坐在碧柔的新居里,一颗颗剥进器皿中给碧柔吃。碧柔也不客气,一把把送入自己的嘴里,还一个劲地催钱海,嫌他剥得慢。

钱海急了,一把搂住了碧柔,碧柔的唇很柔很软,天使一般美好。他要占领这个女人,占领这个女人的一切。

一切结束后,碧柔缩在钱海的怀里,一副很乖的样子。钱海很有成就感,他知道有的女人表面上冷冰冰的,其实这只是一种伪装,这种伪装只有在付出身体后才会全部卸下。

钱海和碧柔开始公开出入小区,那个叫阿宝的男人很快就偃旗息鼓了,再也没有骚扰过碧柔。一切事情都很像幸福的开始。

钱海幸福的日子还没过多久,就发现小区的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和碧柔出入。找个关系近的邻居一打听,结果让钱海吓了一跳。

原来,小区所有的住户都在一夜之间听说了关于碧柔的谣言。谣言称,碧柔很有可能是某涉黑头目的情人。

关于那个涉黑头目被抓的新闻,钱海在网上也看到过,上面还说涉黑头目非法得来的钱有一部分没了下落,可能是被他的情人卷走了。

涉黑头目是在今年七月落网的,碧柔是在今年八月搬来的,时间上也吻合。

谣言的源头来自哪里,谁也说不清楚。小区的居民都有些惶恐,要是碧柔真和黑社会有关系,那这个小区还能宁静吗?

从法律的角度说,她就是个在逃犯,说不准哪天就被抓起来。那位关系好的邻居善意地提醒钱海要提防,别一不小心成了罪犯的同伙了。

也就在那天晚上,碧柔家里就出事了。两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砸了碧柔家所有的东西,临走的时候还威胁道:如果不交出钱来,后果自负!

小区里的居民—下子炸开了锅,个个交头接耳,惶惶不可终日。安静幸福的小日子都被这个妖精般的女人毁了,小区的居民派了代表去跟碧柔交涉,想让碧柔搬出小区。

碧柔一边整理着屋子里凌乱的东西,一边淡定地说,买房子花了一大笔钱,没地方搬。然后就有人豪气地提出要买下碧柔的房子,碧柔没吭气,看了一眼夹在人群里的钱海。

众人离去后,钱海走了进来。轻声问,你真的是?碧柔也反问,你相信吗?然后一片寂静,俩人谁都不再说话。钱海紧紧搂住了碧柔,他怕失去这个女人。

他们拥吻起来,温柔的吻很绵长,然后就是迫不及待地脱衣。衣服凌乱地扔在地上,钱海疯狂了,他不管不顾起来。

一场欢爱过后,原本凌乱的家里更加凌乱。钱海身上有很多伤口,有的是被碧柔掐的,有的是被地上的碎玻璃划的。

穿好衣服后,钱海一句话也没有说就离开了碧柔的家。

接下来的几天,钱海整日窝在家里,他的脑海里—直在思索碧柔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从不工作,却有大笔的钱买一栋房,每日无所事事,吃穿用却都是名牌,最最重要的是传言绝不会是空穴来风。

想到碧柔真的和黑社会有关联,钱海那颗爱着的心止步了。他害怕以后的日子不安定,害怕前途受损。虽然心里依旧想念那柔情似水的碧柔,可心里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

接下来的日子,锦尚小区变得不平静起来。先是接二连三在小区周围发现几条蛇,那些冰冷的物体,四处游走,十分恐怖。

有居民报警,蛇被抓走了,再然后就是很多人家的玻璃被砸。小区居民自然晓得这一切的根源来自碧柔,黑社会恐吓碧柔呢。只要她走了,一切都会恢复平静。

经过这些事后,钱海去碧柔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这些人什么事情干不出来?说不准下一步就是杀人放火了,钱海可不想被连累。

钱海发现碧柔搬走,已经是三天以后的事情了。同时钱海也收到一份中介公司发来的快递,快递里是隔壁房子的钥匙。

他拿着钥匙开了门,房间里空荡荡的,像是没有住过人一样。想起前些日子的幸福,他从身上摸出一支烟,狠狠地抽了起来。

飞往临市的飞机上,碧柔赫然在座。她根本就不是什么黑社会头目的情人,那些消息是她自己散布的,西装男也是她找的,小区的蛇也是她找人放的。

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小区的居民相信她就是黑社会头目的情人,让小区的居民惶惶不可终日,最后为了身家性命安全,会有人高价买走她花低价只买了几个月的房子。碧柔就是以此为生的,并且收入相当可观。

钱海是这次行动里的意外,碧柔没有想到自己会动了真情,真的爱上钱海。在行动的最后关头,她甚至想过放弃行动和钱海说明一切,然后一起白头偕老。

可是就在碧柔做出决定之前,银行卡上却意外地收到一笔房款。中介公司打电话通知她,已经有人买下了她的房子。

碧柔仔细问了买房人的模样:显然就是钱海。再明白不过,钱海是担心碧柔的特殊身份给他带来危险,原来钱海曾经誓言旦旦的爱情如此脆弱,碧柔只有冷笑着离开。

其实她和他只差一步就可以花好月圆了,现在只能在彼此的人生里永远错过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